第二,健康险市场进入门槛较低。致使健康险经营主体上形成了多主体参与,寿险公司赏月红月为主体的经营局面,专业健康保险公司所占市场份额比较低,导致市场中的健康保险产品,准寿险特征过分突出,在经营过程中沿用寿险粗放式经营模式,忽视健康管理与健康服务的核心职能。我国专业健康险公司经营尚在培育期,盈利能力较弱。与之竞争的寿险公司,通常是牺牲健康险业务的利润来捆绑销售寿险产品,专业健康险公司在价格上不具备优势。

  第三,缺乏对大健康产业的法律法规。行业深化改革正在持续推进,保险业务模式和外部法律环境都不断发生变化,行业应对新变化的能力有待加强。近期,资本再次掀起对健康保险的追逐,在积极申请专业健康险牌照的公司中,一个最大的亮点就是跨行业联盟频现,医药企业、IT产业和互联网的联手,将加速医疗与大数据产业优势融合。同时大型保险公司也纷纷涉足医疗机构投资,建立上下游产业链网络。这一形态将促使未来中国诞生类似于美国